喵秋子

(●'◡'●)ノ❤

【伞修】【短篇】【花吐症】【失忆】

      “我出去买包烟。”和唐柔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老板,一包烟。”“好嘞。”叶修顺手点了一根,下意识的一回头--“沐秋?!”马路对面的,是沐秋?!“啪!”一个花瓶砸在了自己脑袋上,一阵头晕眼花,好像出血了。“阿修!”好像,有谁喊我。
      “叶修!你出去买包烟还被砸了个头破血流的!要吓死人啊!要不是烟店老板送你去了医院,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陈果看着病床上的叶修,简直就像恨铁不成钢的母亲。“幸好只是皮外伤,没砸坏脑子。” 叶修苦逼的躺在床上听陈果的絮絮叨叨,直到唐柔催她回去。
      感觉被砸晕之前,好像看到了什么,嘶,是什么?
      叶修最近不太好,他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应该还挺重要的,因为最近他已经把好几个野图boss让给蓝溪阁的了,可能是前几周被花瓶砸坏了脑子吧,不过蓝河这几天高兴坏了,说还是街角的老师傅开的光准。
      “杀杀杀杀杀杀左边左边哈哈骗你的是右边老叶我赢了是要请我吃饭的啊我要吃奶黄包叉烧包虾饺烧麦凤爪糯米鸡什么的老叶你是不是傻是这边不是那边老叶老叶你不走心啊这你也躲不开……”他也感觉自己不走心,好几次都差点被刺到,心不在焉的感觉自己脑子乱乱的,尤其是看到千机伞的的时候,心口闷闷涨涨的,有点难受,难受的,想哭。
      “老大!”一声吼吓的叶修手一抖,荣耀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看准了弱点顺间把这场比赛给结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啊我赢了赢了赢了你可记得请吃饭啊我不要榨菜了还有再有秋葵我弄死你啊把队长带上吧加一份白斩鸡小卢也来好了给他弄点好的补补身子不过老叶你今天不行啊肾虚啊千机伞几乎没有怎么用你怎么了诶你有没有听我说啊我说你有这样#*¥***@……”文字泡又刷满了整个屏幕,叶修无奈的把耳机摘了下来,转头问包荣兴
      “咋了。”
      “没有卖烟的了,不过老大你看!”包荣兴从身后唰的一下拿出一个袋子“我给你带了包子!”【求表扬】的星星眼卟啉卟啉的闪着。
  算了,包子也行。把包子放到嘴边咬了一口,对包荣兴说:“不错,肉包子,来,下副本吧。”正准备开始下副本的,忽然感觉喉咙发痒“咳...咳咳咳...”不会是这几天熬夜熬感冒了吧。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咳了出来,拿开手看,一片小小的白色花瓣躺在手心。叶.一脸懵逼.修受到了惊吓,哥咳出了花!怕不是什么绝症哦!这跟我小学女同桌看的玛丽苏设定好像!!!嗯...还不如得了绝症啊!
       “老大老大!你好了吗!我已经准备好了!”包荣兴用的是对面的机子,没看到叶修的异常。
算了,先打吧。“马上咳...咳咳咳咳咳..”好字还没说出了,喉咙就又一阵的发痒,痒的要命,一个劲的咳。包荣兴听到声音往叶修望去,他咳的整个人弓着,纸上还有一点血丝,好像...还有白色的花瓣?看错了吧,纸巾也是白色的嘛。 “老大,你怎么咳成这个样子,没事吧,去休息休息吧,副本就交给我吧!”
     副本包子还是可以的,那就休息一会儿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那行,副本就交给你了。”“好勒老大!”
    叶修刚回到房,就又是一阵咳,还带出来一些白色花瓣。啧,怎么搞的,以前连熬个几天都没问题,现在怎么咳成这个样子,还咳出了花,难道真的老了?“叮~”是沐橙硬塞给他的手机,说是方便联系。“副本你怎么没来,不舒服?”“嗯,有点咳”虽然不太会用手机,但拼音还是会的。想了想,还是发短信问了下沐橙“咳出花了是什么病啊?”咳出花了?!作为浪迹多年某站的二次元腐女,对花吐症这个病并不陌生,叶修他,暗恋了,还暗恋成疾了?!世界末日啊?!“你有喜欢的人了?!”嗯?得个病和喜欢谁又啥关系?“没有啊,怎么了?”没有?那怎么回事?沐橙给他科普了一遍花吐症。暗暗暗暗暗恋成疾?!亲吻是解药?!可他连喜欢谁都不知道啊。“咳出来的是什么花啊”叶修顺手就拍了张照片发了过去。白色的,有点眼熟,嗯,罂栗,白罂栗,花语是,遗忘,初恋。她忽然想的一个人“记得沐秋哥吗。”嗯?叶修看到这个名字,一愣,记得,当然记得,是,是谁?不,不对,自己是记得的,千机伞和却邪还是他--是什么,对啊,千机伞和却邪怎么来的?它们是自制银武,是谁造的?不是我,不只我一个,还有一个,谁?“咳咳...咳咳咳咳咳...”又开始了,快要咳出肺了。手机又响了几声,应该是沐橙发的消息,但现在他并没有去理,脑子里乱乱的,什么都不想去想,咳出的白色花瓣带着血丝散落在床单上,头一沾枕头就睡过去了,在混着花香和血的腥甜味里。
     “少年,人生的路,还长着呢。” “失败,又有什么关系只是从头再来罢了。”“阿修,你快来看,却邪。”“嘭------”车 毁 人 亡“沐秋!”“哥!!”“抱歉,我们,尽力了。”“叶修,你要带着我们的约定,站着世界荣耀的巅峰啊。”“滴滴..滴滴滴..滴滴..滴-----(这是心电图的声音渐渐变平ε(┬┬﹏┬┬)3 )”
      “沐秋,沐秋!”叶修猛的惊醒,刚才那是,什么?沐秋,沐秋,苏沐秋,千机伞,却邪,还有,车 祸,嘶--好想想起了什么,头 钻 心的疼。“唔,咳咳”又带出了几片花瓣,血 迹落在上面很刺 眼。
      叶修在房里待了好几天,他难得的没有打荣耀,泡面盒堆了一堆,他没有问沐橙,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忘记那个人,虽然他现在还没想起来。
      叶修一大清早就醒了,就好像习惯了,奇怪,自己没有早起的好习惯啊?一醒了沐橙就发来的短信。“今天有事,我去不了,你去看他记得帮我解释下啦,车就在你楼下。”看人,去看谁?
      穿好衣服下楼去,看见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大老远的就向他招手。“小伙子,今天辣个小姑凉怎么没有来啊?”司机熟络的和叶修搭话 “她今天有事,来不了。”“哦,还真少见啊,你们不是每个清明都要去那看人吗。”每个清明?自己没什么印象,和那个人有关吧。难怪自己今天起的这么早。叶修没有回话,司机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了一路。
      “到了,南山公墓,下车了小伙子。”公墓啊,毕竟清明嘛,跟那个人有关,嗯......是不是和他一起了扫墓啊?叶修边想着边不自主的向里走去。
      赵XX,陈XX,王XX......这公墓还真大啊,话说我在找什么?叶修下意识的就停了下来。黑白照片上的少年笑的温柔。苏沐秋。叶修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很久,就呆呆的站着那儿。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沐秋。“咳咳...咳咳咳咳咳......”咳的比之前的都严重,花瓣混着血丝散落了一地。叶修咳的腿发软,捂着有点抽痛的肚子跌坐在墓碑前。“咳,咳咳,沐秋,我爱你。咳咳咳....”已经止不住咳嗽了,这几个字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眼前照片上的脸越来越模糊了,终于,叶修重重的闭上了眼睛。
      “阿修。”墓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淡淡的,好像下一秒就会被风吹散。他盯着叶修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低下头,用他淡的像烟的手,捧着叶修的脸,慢慢的靠近他的脸,亲吻着他的唇,像对待世间的珍宝一般。
      叶修的嘴里滑落出一朵完整的白罂栗,呼吸渐渐的平稳了。“阿修,我爱你。”那淡的像烟一般的男子,终究还是散了,毫无痕迹。
      叶修望着那朵白罂栗,眼泪还是从眼角滑落了。“沐秋,你回来了吧。”
      苏沐秋本来是想回来看一眼叶修和沐橙就走的,只是没想到叶修被砸了脑袋,忘了自己,还得了花吐症,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还不会照护自己。
      “苏沐秋,你用一次轮回的机会,换取一次回人间的机会,在下个轮回之前,你将永远待在这里,可有悔恨?”
      “没有。”苏沐秋望了一眼轮回口,便头一不回的走回了黑暗。
  ---END---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