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秋子

(●'◡'●)ノ❤

【伞修】行乐勿思我

摸鱼产物(证明我还活着(இωஇ ))

私设 古代 OOC可能注意

超超超短篇

————————————————————————
夏夜微凉,灯火初上。

他拿一只糖葫芦,停在买面人的小摊前。

他在后面来回张望,终于找到了伫立在摊前的他。

明日将别,你前往长安看那满城的飞花燕莺,追那闪着亮光的星星,怀着满腔热血前去,带着锋芒荣耀归来。

而我,留后原地,看着你少年英姿飒爽,不可一世的骄傲,想分担你经历的酷暑冰霜,发了疯的想与你并肩,与你登临琼楼,却只能在这里,看高阁起落,鸿雁来走。

连一个面人都不能买来送你
连一个拥抱都给不了你
连一声我爱你都说不出来

我爱你,求求你,把我忘了吧,阿修。

【练笔】【原创】

那时候年纪还小,也不清楚什么去世死亡的,更不记得姥姥对她的好,现在还是如此。

她只记得那天妈妈抱着只有凳子腿那么高的她哭,说着,妈妈再也没有妈妈了。比她懂事的姐姐窝在姥姥的床脚,背对着她,肩膀一抽一抽的。她比我好,她记得的比我多,这是后来她的想法。

她们在那之后的几天,忙的不可开交,为姥姥收拾东西,怕在下面会冻着她。空闲下来的间隙,就会在床沿上坐坐,把她叫到身边,和她说姥姥对她有多好多好,甚至听起来有点不太真实。

不过她没有提出疑问,她年幼的直觉告诉她这样做不好,至于为什么不好,当时她小小的脑袋想不出来,现在她贫瘠的词汇说不出来。

她关于姥姥的记忆好像就只有这么多了。哦,对了,姥姥走的第七天,她做了一个梦,姥姥对她说,她房间最底下的屉子里放了些糖,让她记得和姐姐分着吃了,不然要坏了。大概是这样个梦,但她始终没有去看,也没有和谁说。

要是真有糖,妈妈她们不会没发现的吧。或许她当时是这么想的吧。现在她早就忘了。

但,也许又是她当时属于年幼的直觉,只是想留个念想吧。

或许姥姥对她并没有妈妈她们说的那么伟大,也没有她记忆中的那么淡薄。也许,姥姥只是单纯的喜爱她,会省吃俭用的为她存钱买糖果,会带着不利索的身体带她出去玩,就像一个普通的慈爱的老人。

这就够了,她想。

——————————————————————————————

很早很早以前自习课上没事瞎写的,今天忽然翻到就顺便发出来了,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那篇伞修的小破车是不会坑的,信我,应该不会太久(´ꑣ`)

*占tag!!!【侠蔡】【邱蔡】小段子之类的 看文前注意向*

关于我的那个“【侠蔡】【邱蔡】小段子之类的”那篇文的主要灵感来自一个敲棒的太太 的一篇文“蔡师兄我借你裙底一用” http://hushou454.lofter.com/post/1ead23eb_126f0091(太太的那篇文指路) @阿发 我吹爆这个太太,太太的这篇文我当时看的时候在床上笑到大滚hhhh敲可爱的说,强推。

说是灵感什么的也不对了,就是当时看到它的时候,就想也写一篇又搞笑玩梗,又可以写自己喜欢的一篇文字吧,

所以,重点了重点了!!

【要是有什么和太太一样的,看起来雷同的,算我抄袭!提出来我一定会删的!】

我主要是玩梗什么的嘛,所以还请大家不要看到别人的什么烂大街的梗(像什么王境泽定律,橘子树什么的了)就指责我qwq谢谢了

一点也不想被人说是抄袭自己喜欢的太太的文(;д;)

最后谢谢大家能看完这段话,谢谢大家来看我这个小辣鸡写的文字。
读者们是所有写文字的人的天使(●'◡'●)ノ❤

【侠蔡】【邱蔡】小段子之类的

私心侠蔡

OOC我的锅

短小注意

看文前注意事项http://nikanwolamemeng.lofter.com/post/1f0697cd_eed965df

------------------------------------------------

.拾陆.

一日,少侠又双叒的掉进了洞。

百般聊赖之余,少侠只好在阴冷黑暗的洞口回忆与蔡居诚美好生活的点点滴滴(与蔡师兄的茶杯碎片卿卿我我),忆到情处不禁微微一笑。

坟墓:江湖,就缺少少侠这样的微笑!好感+20

。。。。。。

“啊切!”远方的蔡居诚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寒。

.拾柒.

蔡师兄,少侠,和话本。

“说吧,你又给了萧居棠多少钱?”

少侠抱着《霸道师兄爱上我》瑟瑟发抖。

邱居新看着窗内与茶杯碎片相伴的少侠,满意的摸了摸跪了一天的小棠的头。

邱居新:深藏功与名。

.拾捌.

“震惊!以邱居新和蔡居诚为主角的话本《纯情师兄火辣辣》跃居销售量第一,打败《霸道师兄爱上我》,目前由邱居新亲自代言!莫非邱蔡才是王道?!”

“震惊!《霸道师兄爱上我》销量近期又一次飙升,其主角之一的少侠不仅亲自代言购买,还大(威)力(逼)带(利)动(诱)江湖各路人士购买,侠蔡热度赶超邱蔡!”

“震惊!今日武当大师兄郑居和依然亲自去云梦买心脏药。”

郑居和:不,不是我,是朴师叔和掌门。【小声逼逼】

.拾玖.

最近话本大卖让萧居棠大为满意。

“哈哈哈哈!”不禁放声大笑。

“师弟,你的本子和小金库又被掌门发现了。”来自宋居亦的友情提示。

,,,,,,生活如此艰难。

萧疏寒:每日一清理门户。

.贰拾.

蔡师兄又在他的沐浴时间发现了少侠X1

今天我要捉一个少侠来煲汤,到底谁会这么幸运呢?

少.茶杯相伴.侠:一直很幸运,从未被超越。【骄傲】

邱.窗外草丛.居新:师兄师兄,选我,我超甜。【乖巧】

蔡.抬头望天.居城:不是很懂你们基佬。【绝望】

---------------------------------

话说我只是禁手机一段时间怎么梁妈妈就不见了,再也嫖不了蔡师兄了吗QAQ

沧海小萝莉敲可爱我要吹爆她们 (*≧▽≦)

【杀破狼】短篇

秀娘的一个短篇

OOC有

私设有

文笔渣,尽力还原原文吧_(:3」∠)_

关于胡格尔的一个小短篇,灵感大概是来自原文一个小片段:
【而后胡格尔轻轻地叹了口气,也看不出很疯,然后她伸出削瘦的手,在长庚的头上摸了一下,口中换了另一个小调——天涯海角各地人,南北东方语言不通,然而母亲哼来哄幼儿睡觉的小曲却都大同小异,长庚有些惊诧,他从不知自己的记忆里还有这一幕。】

–––––––––––––––

“长庚,长庚,醒醒,吃饭了。”长庚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却发现那声音并不是在叫自己。

一个背影纤细的女子在轻轻的摇着一个小男孩,四五岁的样子,早晨的光打在脸上,仔细一看,竟与长庚小时像的很,只是长庚小时颠沛流离,比他要瘦小些。

长庚细细打量了下此处,一顶普通帐篷,四周都只是些常见的日用品,桌上是酥饼和牛奶似的茶,还有外面,一望无际的草原。

“唔,好的阿娘。”是蛮族的语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长庚他好像听的懂那些话。

那女子便转身向桌子走去,长庚终于看清了她的样子,胡格尔。没了被仇恨蒙着的尖瘦的下巴和眼圈,看起来也不过是个寻常人家的女子,望着孩子的眼神都一样的温柔。

“慢点吃,小心噎着了。”一面看似责备,一面把一旁的茶水递到他嘴边。

“唔,阿凉”小长庚嘴里包着一大块饼,含糊不清的说着,“今天我可不可以去看打猎啊!”

“今天不行,今天族里要举行仪式,向神女表达我族的敬意,保佑来年风调雨顺,牛羊成群。”胡格尔摸了摸小长庚的头,“明天才能去看”

小长庚本来有些失望,听到阿娘答应他可以去看打猎后又开心的笑了起来,问到:“阿娘,仪式好玩吗?”

“好玩,当然好玩,到时候啊,篝火映星空,舞女颂大地,羊肉混着孜然的香味飘荡在空旷的草原上,人们围着火光带着笑脸,觥筹交错好不快活!”胡格尔好像忽然“活了”过来,也大概是长庚的记忆里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神采奕奕。

“我天狼十八部的神女,
是草原上最洁净的精灵,
天风也要亲吻她的裙角,
所有生灵看见她都要低头,
她歌舞的地方,
来年有成群的牛羊,
有草木茂茂丰润,
数不清的鲜花能开到长生天的脚底下……”

长庚明明是在一旁观望却像是做梦一样,只记得火光,喧闹,草地,最后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只有这首歌,粗犷的嗓音荡过整个草原,整个大地,给予这个族最厚重的保护。

我们是大地的民族。

“好了,快睡吧,明天你还要去看打猎呢。”胡格尔斜坐在床沿上,帮小长庚盖好被子。“好哒阿娘!”

一曲绵软悠长的小调子小声的被哼了出来,哄的孩子一会儿就睡着了。

可胡格尔她还在轻哼着,哼到窗外的草原虚幻了,模糊了,化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哼到帐篷里的摆设消失了,不见了,融到背后的虚无里。胡格尔带着小长庚下了床向前走,背对着他,长庚跟了上去,却怎么都追不上他们,他们越走越远,走到胡格尔步伐开始蹒跚,头发变得花白,纤细的腰弯了下来。走到小长庚开始长大,背影变得挺拔,小小的手掌宽厚了不少。

尽管形态变了不少,可他们前进的步率没有变过,像是要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格尔停了下来,用她满是皱纹的手摸了摸“小长庚”的头,然后带着他转了个头,说了句话。

“再见了。”

就接着走下去,这次,两人很快就消失在周围的一片白茫中。

然后长庚醒了。

“醒了,我的小心肝儿。”顾昀推门而入,下意识的撩了一把长庚,“沈易那老妈子带了些青团,是陈姑娘的手艺,今儿个清明,快起来吃吧。”顺手把长庚的外衣往他头上一扔,“怎么,要我服侍皇上您更衣啊?”

长庚眉毛一挑,“当然,我的大帅。”

室外清风,室内春风,好不快活。

偶然间长庚回想起这个梦,有好多地方不和逻辑,胡格尔既然是神女的妹妹,自然不可能像个平民百姓一样过日子,更不会在歌颂神女的仪式上做个路人。很快,一声催人尿下的笛声打断了他的思路。算了,不管了。向着那笛声寻去。

不过,说是长庚的一个梦,不如更像是胡格尔的一个愿望。

END

我!回!来!了!不知道有没有人还记得我这个小辣鸡(´°̥̥̥̥̥̥̥̥ω°̥̥̥̥̥̥̥̥`)

我这回要立下一个flag,看到沐橙提供的道/具了吗!!!既然是道具怎么可能只有润!滑!液!

你们相信我能在两个周内写一篇道具伞修小!肉!文咩(´▽`ʃƪ)

顺便有没有人要点道具的,记得说下,目前我想点//跳//蛋//ԅ(¯﹃¯ԅ)

【侠蔡】【邱蔡】小段子之类的

私心侠蔡

OOC我的锅

短小注意

有私设

不定时更新
(知道什么意思吗!求你们催更啊!知道着意味着什么吗?意味你们要评论啊!没错我就是不要脸求评论嘤嘤嘤)

看文前注意事项
http://nikanwolamemeng.lofter.com/post/1f0697cd_eed965df

11~15

.拾壹.

今天少侠又来找(嫖)蔡师兄了。

“蔡师兄蔡师兄我来找你了~”

“嗯。”

嘤嘤嘤蔡师兄今天居然没有让我滚嘤嘤嘤好感动。

“,,,你那什么表情”嫌弃脸。不就是梁妈妈让我好好给你个好脸色吗,才,,,才没有念你最近给我买糖葫芦呢。

“唔哇!蔡师兄你可爱啊!傲娇也傲娇的辣么可爱嘤嘤嘤”感动到缩不出话。

“滚!!!”激(心)动(嘘)到流汗。

嘤嘤嘤蔡师兄擦汗的样子也敲美呐!

,,,md死给。

第二天。

飞鸽:看你昨天这么紧盯着这手帕,就送你好了。
注:别感动,我求你了。

恭喜,少侠获得 蔡师兄的手帕x1,少年的恋爱心x1

少侠:不感动不敢动动都不敢动一下蔡师兄真棒嘤嘤嘤。

.拾贰.

少侠最近被全武当悬赏,因为他拿到了蔡师兄的手帕。

邱居新最近被全武当嫌弃,因为他连蔡师兄的手帕都没有。

武当弟子甲:“蔡师兄蔡师兄我可以拿你用过的手帕吗!”

蔡师兄:“嗯,滚。”

武当弟子乙:“蔡师兄蔡师兄我可以拿你穿过的衣服吗!”

蔡师兄:“嗯?滚!”

武当弟子丙:“蔡师兄蔡师兄我可以拿你喝过的水杯吗!”

蔡师兄:“什么?滚!”

武当弟子丁:“蔡师兄蔡师兄我可以拿你穿过的胖次吗!”

蔡师兄:“滚!!!”

邱居新:“师兄,我......(来问你要不要糖葫芦)”

蔡师兄:“别说了,滚!!!!”和一盆洗脸水。

“掌门掌门不好了!邱师兄和少侠在金陵打伤了好几个同门了!”

武当弟子:“邱师兄你听我们说,少侠他......”

“不好了!掌门邱师兄又和少侠在金陵打起来了!”

萧疏寒:莫要胡说,我门下没有什么邱居新。

邱居新: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蔡居城:这破当迟早要完。

.拾叁.

香帅最近很苦恼,他新交的小友,好像有点不太正常,,,

少侠最近很是开心,因为终于有人肯听他说话了。

“香帅啊,你知道怎么追自己的心悦之人吗?”

“小友的心悦之人,应该是个温柔如水之人吧,虽然俗气,但大多数人都不会拒绝美丽的花儿的。”

“唔,虽然蔡师兄离温柔如水远了点,但感觉可行,谢谢了香帅我这就去买花!”

等等,小友你说谁?!

邱居新:原来是你。(详见第玖章)

楚留香:吾命久矣。

.拾肆.

“嘿,听说了吗,武当二师兄邱居新和武林新秀在金陵比武。”

“是吗,看看去看看去。”

“大家好,这里是玲珑坊第一次比武现场!武当的邱居新和最近武林的新秀!可以看到两人的对视中充满火花!让我们问问他们临比前的宣言!”

“蔡师兄只能是我的!!!”邱居新&少侠。

蔡师兄的洗脸水x1

这武林吃枣药丸。

.拾伍.

金陵比武现场。

宋居亦同志请你坐下,你挡着萧居棠写话本了,梁妈妈她已经开始卖橘子了,萧掌门四十米的大刀已经开始拔了,郑居和又买了几个橘子分给了宋居亦,楚留香请你抬抬脚华山弟子要扫你脚下的橘子皮了。

真的,这武林迟早要完。

手帕那段飞鸽你们就当私设吧,因为我没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iДi)

最近一两个月不会更文了也不会回评论了(当然要有小可爱们的评论),我要好好学习了,不能再在挂科的边缘浪了(இωஇ ),祝各位小宝贝们学业工作顺利啊。

【伞修】生日酒后 下(小破车)
石墨又翻车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下次还是直接发图吧〒▽〒

上篇是浴室里的事,要是想看的小可爱们可以点头像翻一翻的030

【侠蔡】【邱蔡】小段子之类的

私心侠蔡

OOC我的锅

短小注意

不定时更新

看文前注意事项
http://nikanwolamemeng.lofter.com/post/1f0697cd_eed965df

6~10

.陆.

当然不止这一个原因。

当少侠终于在梁妈妈的帮助下见到蔡师兄时。

蔡师兄:“你是邱居新派来羞辱我的吧!”

少侠:“不,我不是,我想和你......(交个朋友顺便谈个恋爱的)”

蔡师兄:“够了!别说了!告诉他,他今日的种种羞辱,我他日必会一一还回去的!”

少侠:“不是,蔡师兄你听我说,我只是想告诉你......(告诉你我的家底)”

蔡师兄:“不必多说,你想告诉我的无非就是邱居新那伪君子的话,滚吧!”

少侠:“蔡师兄,我......”

梁妈妈:“少侠,时间到了哟~”

倾家荡产身无分文的少侠:......

邱居新我们打一架吧。

.柒.

让邱居新注意到少侠的还是那件事。

那是少侠忙碌的一天,刚入江湖的少侠忙着做各种任务委托来提升修为,临近傍晚才去看 蔡师兄。

少侠没钱,便翻窗进去了。

很不巧,蔡师兄又在洗澡。

一个激动从窗沿滚到了浴盆上,打翻了浴盆,打湿了衣裳,与湿哒哒的蔡师兄一起倒在地上。

更不巧的是,梁妈妈进来看蔡师兄了。

更更不巧的是被偷偷过来找话本灵感的萧居棠看见了。

武当炸了。

邱师兄暴躁了。

当然,萧居棠的话本又一次大卖。

.捌.

大道无情,圣人无情。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掌门,大师兄说今天早上邱师兄又没去练功,去金陵了。”

静心静心。

“掌门掌门,这是大师兄找到的萧师兄和宋师兄没来得及卖的话本。”

。。。

静心静心。

“掌门掌门不好了,邱师兄和那个少侠又在玲珑坊门口打起来了!”

。。。。。。

去他妈的静心,老子要清理门户。

萧掌门今天依然没有参破天机呢。

.玖.

少侠最近终于有钱了,天天给蔡师兄买花。

“蔡师兄,这玫瑰开的可艳了。”

“蔡师兄,今天的虞美人很好看的。”

“蔡师兄,这是我今早去摘的木芙蓉。”

蔡居诚想了想,没扔,毕竟花还是无罪的。

邱居新知道了,觉得此法可行,决定效仿。可他的没有钱(被大师兄处罚)。

他决定去摘花。

“师兄,康乃馨。”

。。。。。。

连花带洗脸水迎面而来。

丢你老母。

.拾.

“居和啊,武当最近有点穷了,好好管理下吧。”

“是。”

“把小棠和居亦的私房钱搜出来,顺便让他们多写写武当奇景,好卖钱。”

“让邱师弟去画几张符在山脚下卖,亲自上阵,好刷脸。”

“派几个人守着玲珑坊,堵住少侠。”

“二师弟又摔坏了一套茶具啊,没事,算少侠头上,我们武当没钱。”

大师兄今天也是为了门派尽心尽力啊。

【侠蔡】【邱蔡】小段子之类的

私心侠蔡

OOC我的锅

短小注意

不定时更新

看文前注意事项
http://nikanwolamemeng.lofter.com/post/1f0697cd_eed965df
1~5

.壹.

少侠第一次听说蔡师兄,还是听萧居棠说的。

“我们武当二师兄真的特别特别好,特别特别可爱,武当瑰宝,点香阁花魁......”

于是少侠就秉着好奇的心态看了萧居棠的话本,于是......

萧居棠头号客户了解一下。

没错萧居棠的目的就是卖话本养武(宁)当(宁)。

.贰.

少侠虽然明面上是个老司机,但其实只去过点香阁一次,还是和香帅做任务那次。

当时少侠应该是去琴可儿的房间的,但是他是第一次去,走错了,敲了蔡居诚的门。

而蔡居诚当时在洗澡。。。

那是少侠第一次见到他心心念念很久的人,然后。。。

蔡师兄裹好了身子。
蔡师兄出来了。
蔡师兄迎面就是一盆洗澡水。
蔡师兄:“滚。”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嘤嘤嘤。

那天,少侠失去了他的玻璃心。

.叁.

少侠没去过点香阁还有一个原因,蔡师兄不见他。

“梁妈妈,我要点蔡师兄!”

“不认识,打回去。”

“少侠,你的好(钱)感还不够哦~”

可惜少侠并没有听出梁妈妈的暗示。

梁妈妈:活该你见不到蔡居诚。

.肆.

不,这不重要。

得到了萧居棠的提示的少侠带上了他的全部家当。

倾家荡产见师兄。

。。。

至少梁妈妈让他进来了。

.伍.

少侠还有一个头号情敌,邱居新。就冲萧居棠的话本集里他的出境最多。

凭什么邱蔡比侠蔡热度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