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秋子

(●'◡'●)ノ❤

【练笔】【原创】

那时候年纪还小,也不清楚什么去世死亡的,更不记得姥姥对她的好,现在还是如此。

她只记得那天妈妈抱着只有凳子腿那么高的她哭,说着,妈妈再也没有妈妈了。比她懂事的姐姐窝在姥姥的床脚,背对着她,肩膀一抽一抽的。她比我好,她记得的比我多,这是后来她的想法。

她们在那之后的几天,忙的不可开交,为姥姥收拾东西,怕在下面会冻着她。空闲下来的间隙,就会在床沿上坐坐,把她叫到身边,和她说姥姥对她有多好多好,甚至听起来有点不太真实。

不过她没有提出疑问,她年幼的直觉告诉她这样做不好,至于为什么不好,当时她小小的脑袋想不出来,现在她贫瘠的词汇说不出来。

她关于姥姥的记忆好像就只有这么多了。哦,对了,姥姥走的第七天,她做了一个梦,姥姥对她说,她房间最底下的屉子里放了些糖,让她记得和姐姐分着吃了,不然要坏了。大概是这样个梦,但她始终没有去看,也没有和谁说。

要是真有糖,妈妈她们不会没发现的吧。或许她当时是这么想的吧。现在她早就忘了。

但,也许又是她当时属于年幼的直觉,只是想留个念想吧。

或许姥姥对她并没有妈妈她们说的那么伟大,也没有她记忆中的那么淡薄。也许,姥姥只是单纯的喜爱她,会省吃俭用的为她存钱买糖果,会带着不利索的身体带她出去玩,就像一个普通的慈爱的老人。

这就够了,她想。

——————————————————————————————

很早很早以前自习课上没事瞎写的,今天忽然翻到就顺便发出来了,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那篇伞修的小破车是不会坑的,信我,应该不会太久(´ꑣ`)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