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秋子

(●'◡'●)ノ❤

【杀破狼】短篇

秀娘的一个短篇

OOC有

私设有

文笔渣,尽力还原原文吧_(:3」∠)_

关于胡格尔的一个小短篇,灵感大概是来自原文一个小片段:
【而后胡格尔轻轻地叹了口气,也看不出很疯,然后她伸出削瘦的手,在长庚的头上摸了一下,口中换了另一个小调——天涯海角各地人,南北东方语言不通,然而母亲哼来哄幼儿睡觉的小曲却都大同小异,长庚有些惊诧,他从不知自己的记忆里还有这一幕。】

–––––––––––––––

“长庚,长庚,醒醒,吃饭了。”长庚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却发现那声音并不是在叫自己。

一个背影纤细的女子在轻轻的摇着一个小男孩,四五岁的样子,早晨的光打在脸上,仔细一看,竟与长庚小时像的很,只是长庚小时颠沛流离,比他要瘦小些。

长庚细细打量了下此处,一顶普通帐篷,四周都只是些常见的日用品,桌上是酥饼和牛奶似的茶,还有外面,一望无际的草原。

“唔,好的阿娘。”是蛮族的语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长庚他好像听的懂那些话。

那女子便转身向桌子走去,长庚终于看清了她的样子,胡格尔。没了被仇恨蒙着的尖瘦的下巴和眼圈,看起来也不过是个寻常人家的女子,望着孩子的眼神都一样的温柔。

“慢点吃,小心噎着了。”一面看似责备,一面把一旁的茶水递到他嘴边。

“唔,阿凉”小长庚嘴里包着一大块饼,含糊不清的说着,“今天我可不可以去看打猎啊!”

“今天不行,今天族里要举行仪式,向神女表达我族的敬意,保佑来年风调雨顺,牛羊成群。”胡格尔摸了摸小长庚的头,“明天才能去看”

小长庚本来有些失望,听到阿娘答应他可以去看打猎后又开心的笑了起来,问到:“阿娘,仪式好玩吗?”

“好玩,当然好玩,到时候啊,篝火映星空,舞女颂大地,羊肉混着孜然的香味飘荡在空旷的草原上,人们围着火光带着笑脸,觥筹交错好不快活!”胡格尔好像忽然“活了”过来,也大概是长庚的记忆里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神采奕奕。

“我天狼十八部的神女,
是草原上最洁净的精灵,
天风也要亲吻她的裙角,
所有生灵看见她都要低头,
她歌舞的地方,
来年有成群的牛羊,
有草木茂茂丰润,
数不清的鲜花能开到长生天的脚底下……”

长庚明明是在一旁观望却像是做梦一样,只记得火光,喧闹,草地,最后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只有这首歌,粗犷的嗓音荡过整个草原,整个大地,给予这个族最厚重的保护。

我们是大地的民族。

“好了,快睡吧,明天你还要去看打猎呢。”胡格尔斜坐在床沿上,帮小长庚盖好被子。“好哒阿娘!”

一曲绵软悠长的小调子小声的被哼了出来,哄的孩子一会儿就睡着了。

可胡格尔她还在轻哼着,哼到窗外的草原虚幻了,模糊了,化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哼到帐篷里的摆设消失了,不见了,融到背后的虚无里。胡格尔带着小长庚下了床向前走,背对着他,长庚跟了上去,却怎么都追不上他们,他们越走越远,走到胡格尔步伐开始蹒跚,头发变得花白,纤细的腰弯了下来。走到小长庚开始长大,背影变得挺拔,小小的手掌宽厚了不少。

尽管形态变了不少,可他们前进的步率没有变过,像是要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格尔停了下来,用她满是皱纹的手摸了摸“小长庚”的头,然后带着他转了个头,说了句话。

“再见了。”

就接着走下去,这次,两人很快就消失在周围的一片白茫中。

然后长庚醒了。

“醒了,我的小心肝儿。”顾昀推门而入,下意识的撩了一把长庚,“沈易那老妈子带了些青团,是陈姑娘的手艺,今儿个清明,快起来吃吧。”顺手把长庚的外衣往他头上一扔,“怎么,要我服侍皇上您更衣啊?”

长庚眉毛一挑,“当然,我的大帅。”

室外清风,室内春风,好不快活。

偶然间长庚回想起这个梦,有好多地方不和逻辑,胡格尔既然是神女的妹妹,自然不可能像个平民百姓一样过日子,更不会在歌颂神女的仪式上做个路人。很快,一声催人尿下的笛声打断了他的思路。算了,不管了。向着那笛声寻去。

不过,说是长庚的一个梦,不如更像是胡格尔的一个愿望。

END

评论(1)

热度(22)